2018春 德國 國王湖 Königsee

國王湖是台灣人去德國奧地利的熱門景點,按照巴士時刻表,從薩爾茲堡70分鐘就可以抵達。

交通

搭乘DB oberbayernbus ,當天上車跟司機買RVO one day ticket (Das Tagesticket der RVO),2018年5月的價格是每人€10.2。

先搭840號公車Salzburg hbf-Berchtesgaden (時刻表),到Berchtesgaden Hbf,再轉搭841號公車(時刻表) 或 842直達車 (時刻表)到 Berchtesgaden-Königssee。

或是透過德國國鐵 (www.bahn.de) 查詢時刻表。

 

 

要搭乘往國王湖的840號公車要在G月台搭車,在薩爾茲堡出口的右手邊。出站之後往右手邊的方向走,會有看到星巴克和麥當勞,過了麥當勞之後,有一條路,對街就是H&M,那裏的站牌就是了。

公車基本上會提早到,所以建議可以提早個20分鐘左右抵達,因為如果太晚到的話,公車是會客滿的,搭乘的大多是台灣人、香港人、韓國、中國人 。

(話說出國真的要替國家爭光阿,遇到不守規矩或講話大聲沒禮拜的台灣人,遭到當地人白眼,當下很羞恥的)。

到Berchtesgaden Hbf轉841 / 842 ,有時會有加班車,但是一群觀光客沒什麼排隊順序,動線混亂…。

http://www.seenschifffahrt.de/en/koenigssee/timetable/timetable/

 

\

 

瑞士德國自助行 – 瑞士

The meaning of life is not the breath you take, but the moment your breath taken away.

不同於去年的德國行程(慕尼黑、羅曼蒂克大道Romantische Strasse、柏林)、這一次走的是以童話大道(Die Marchenstrasse)為主 ,加上瑞士,總共兩個禮拜的行程

從香港轉Swiss Int. Airlines到Zurich Flughafen是當地早上六點多(長途飛行不能靠窗而是坐在中間位置實在是很痛苦的一件事……),從機場坐鐵路到Zurich車站晃晃。蘇黎世是一個小而安靜的城市,只可惜在三月利馬河(Limmat River)邊沒有熱鬧的市集跟咖啡座。在接近中午的時候,搭S-Bahn到近郊的Uetliberg走走,guide book說在那裡甚至可以看到少女峰,只可惜當時霧氣很大,山上的雲霧一陣一陣的,視線不好。


當天下午轉到琉森(Luzern),Luzern在瑞士是相當著名的觀光景點,而琉森市區就沿著琉森湖延伸,而我所住宿的飯店就在當地著名的坎貝爾木橋(Chapel Bridge)旁,站在陽台前方就是清澈見底的湖面,下午曬著暖暖的太陽相當的悠閒。

3/22一早因為時差所以六點不到就起床了,在陽台架起相機拍著琉森湖的景色:



第二天沿著湖邊散步,走了一個小時到華格納的故居,現在已經成為華格納的博物館,裡面陳列著當時的擺設跟華格納的手稿,包括「紐倫堡的名歌手」,最重要的是,博物館的小姐非常漂亮而有氣質 😛

對了,華格納算是跟孟德爾頌一樣,算是過的數一數二爽的音樂家–從他那棟湖邊的房子就可以知道了。

另外下午也走了畢卡索博物館,裡面以畢卡索的照片居多,仔細看看畢卡索的作品其實相當有意思(用我的話說:許多作品都是文藝復興作品的kuso版,許多本來pose擺的美美的文藝復興畫裡主角,畢卡索都改個pose,大辣辣的腳張開,該畫的都畫了 –> 知道我的意思了吧)。

售票的女士(長相跟穿著都很像義大利人)蠻驚訝我會說德語,在跟我確認的時候我揮揮手回她:”Ich sprechen Deutsch schlacht” (“很菜啦” ->事實也是這樣),在場很多人都笑開了 XD。

第二天一早check out,轉搭火車到Chur搭冰河列車(Glacier Express)。本來對於Glacier Express抱著很大期望的,但對我來說只有「還ok啦」這種程度而已。

Glacier Express: http://www.glacierexpress.ch/

下午到了Brig,還是轉搭火車到Interlaken準備上伯恩高地(Bern Oberland)的Lauterbrunnen,為了明天的少女峰。 如其名,Iinter-Laken,介於兩個湖Brienz跟Thum湖之間,黃昏時候火車沿著Birenz湖前進,景色非常讓人驚豔。

從Interlaken Ost轉到Lauterbrunnen,在山中小鎮拖著行李到住宿的Hotel Staubbach。房間外直接面對Staub瀑布,八九十公尺高的瀑布晚上在燈光的照射下十分的漂亮,晚上就在瀑布的落水聲中睡著了。

隔天早上從搭登山火車到Klein Scheidegg,火車的乘客除了我都是帶著全套滑雪傢伙的滑雪客 — 老老少少都是穿著滑雪鞋像企鵝一樣地走過我的身邊 — 不能滑雪的怨念也在看到大家都高高興興的從Klein Scheidegg滑下去的時候升到最高點。

在Klein Scheidegg轉火車上少女峰(Jungfraujoch),火車在雪地前進幾分鐘之後就轉到地下,直到少女峰的地下車站。